荒眼珠子一转,被叶天泽瞪了一眼,当即又去吃肉了,叶天泽对这鳄龙的肉身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但他现在要提升实力,内丹是绝对不可能给荒的。

    拿走了内丹,叶天泽的目光落在了那株龙珠草上,随着鳄龙的死去,龙珠草上的杀阵渐渐平息。

    叶天泽来到一旁,催动灵力尝试了一番,杀阵引动,在他的身体上,留下了数道口子。

    “都经过了星族阵纹的改造,竟然还是抵挡不住这杀阵的侵袭!”叶天泽微微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强行破阵的实力,叶天泽自然不会傻到强行破阵,他在阵纹前面,观摩了许久,很快便发现了隐藏的阵门。

    他利用自己在哪玉简内的阵纹,参悟的阵法之道,顺着阵纹开始破阵,但这却耗费了他将近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杀阵稍有松动,叶天泽催动灵力,将这杀阵打开了一个缺口,从中取出了龙珠草。

    这杀阵虽然出现了缺口,但很快就愈合了,叶天泽现在的实力也只能做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当他取走龙珠草时,荒已经把鳄龙的尸体,吞噬的干干净净,那肚子撑得鼓鼓的,像是怀胎十月一般。

    荒看到叶天泽收走了龙珠草,跳到他的肩膀上,磨蹭了一番,似乎是想让他把龙珠给他。

    叶天泽可没这么傻,况且龙珠草还没有完全成熟,现在服用,太过浪费。

    他已经将龙珠草,送入惊神玉里,以水灵力滋养着,等到天境巅峰的时候,用来破帝境的门槛。

    抬手给了荒一个爆栗,荒一生气,就跳到未央脖子上,化作了一串项链,睡他的大觉去了。

    “白眼狼!”叶天泽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,开始返回水潭上。

    五大妖族,等了一个多时辰,看到水潭里面没有了动静,很想下到水潭里,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可是,鳄龙的强大,他们是知晓的,谁也不愿意打头阵,最后只能干等在水潭边上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叶天泽冒出了头来,感觉到水潭的动静,五大妖族脸色微微一变,看到是叶天泽,全都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没死?”龙鹰惊讶道。

    叶天泽看到这五名妖族还在此地,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,说道:“我怎么可能死?”

    他们还以为叶天泽的长辈,给了他什么保命的手段,也没有怀疑他是人族,那名夜叉女子说道:“鳄龙呢?”

    “死了。”叶天泽说道。

    “死了?”几名妖族都奇怪的看着他,龙鹰紧跟着问道,“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被我杀的。”叶天泽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?”龙鹰怪异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另外一名妖族讥笑道:“哈哈哈,你杀了鳄龙?别开玩笑了,就凭你,能保住性命都是奇迹了,怎么可能杀得了鳄龙,就是把你狮部的镇族神器拿来,恐怕也杀不了鳄龙。”

    其余几名妖族自然认为叶天泽是在吹牛,并不相信他。

    叶天泽也不解释,手中流光一闪,混元伞化作了断刀,抬手便朝这名妖族一刀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只见白光一闪,这名妖族的笑容,戛然而止,他根本就来不及反应,便感觉身体突然撕裂,却没有痛苦。

    持续了许久,那刀气爆发,剧痛传来时,却已经晚了,他身体的妖力不受控制的从伤口中四溢而出。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刀气灌入他的身体中,搅碎了他的肉身,天上下起了漫天的血雨,叶天泽身形一闪,抬手将内丹,握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剩下四名妖族见此,脸色难看至极,看叶天泽的眼神,像是见了鬼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天刀老儿的天刀,你……你是闯入我妖族的领地的那名人族!”夜叉部女子,忽然明白了什么,“刚才鳄龙体内的白光,便是你所发,那是刀气!”

    “现在明白,太晚了!”叶天泽挥刀便朝为首的龙鹰斩去。

    那龙鹰吓了一大跳,立即化作半妖之体,挥剑格挡,只听到“锵”的一声,龙鹰手中的仙器长剑,顿时被斩断。

    刀顺势而下,落在了龙鹰的肩膀上,金铁交加,火花四溅。

    “仙器战甲?”叶天泽愣了一下,但他的反应却一点也不慢。

    刀顺势横扫,擦着龙鹰的肩膀,便朝他的脑袋,切了过去,龙鹰眼中惊恐,当即闪身躲避,但还是慢了一步,半边脸直接被叶天泽一道削掉,这才躲过了一劫。

    看到龙鹰展翅便走,叶天泽冷笑一声:“你要不跑,或许还能与我一战,可惜……把后背留给我,那是最愚蠢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叶天泽一刀横批,只见白光一闪,刀气纵横,龙鹰的脑袋立即搬了家。

  &n

章节目录

傲天圣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萧阳叶云舒只为原作者唯易永恒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唯易永恒并收藏傲天圣帝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