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鹿死谁手,打了才知道。”赤煞君王大喝一声,手中的双斧一摆,大叫地说道:“魔树老鬼,今天就我们见过真章。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今天若是我杀了你,那就休怪我无情。”

    魔树黑手也被赤煞君王这样的话给激怒了,他脸色一沉,杀机纵横,冷森森地笑着说道:“桀、桀、桀,野生赤炼蛇王的精血,那一定是美味无比,本座今天就要好好饱餐一顿。”说着舔了舔嘴唇。

    魔树黑手说出这样的话之时,不知道多少人都抽了一口冷气,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。

    魔树黑手的残酷狠毒,乃是天下人皆知,甚至可以说,魔树黑手的残酷狠毒,乃是远在赤煞君王之上,赤煞君王最多也就是霸道凶狠而已,但是,魔树黑手的残酷狠毒,更让人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当然,在这个时候,也不少人翘首以盼,大家也都想看看魔树黑手与赤煞君王之间的决斗,看是谁死谁活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。”赤煞君王厉喝一声,张口便是“蓬”的一声响起,滚滚的毒雾瞬间喷涌而出,瞬间就笼罩住了魔树黑手。

    赤煞君王张口喷出来的,乃是他的蛇毒,他乃是由一条赤炼蛇修道而成,拥有着剧毒的蛇毒,当然,对于修士强者来说,普通的蛇毒,不论是有多剧烈,那都是不可能毒死他们的。

    但是,赤煞君王的蛇毒是非同小可,自从他修道之后,便是吞食天下各种异毒,吞恶地精化,把自己的蛇毒修练到了极限,早就已经突破了蛇毒的范畴了,化作了一种可以焚肉身、灭真命的魔毒。

    所以,当这样的毒雾喷涌而出的时候,就好像是炽热高温的烈焰喷射而出一般,在“滋、滋、滋”的声音响起之时,只见可怕的蛇毒所掠过的地方,都会瞬间被融化,十分的可怕。

    吓得在场的人都不由纷纷后退,所有的修士强者也都撤退到足够远的距离,以免得沾上了蛇毒,把自己的小命给搭进去了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听到“滋、滋、滋”的声音响起,虽然蛇毒滚滚,但是在短短的时间之内,只见剧烈无比的蛇毒被吞噬掉。

    当蛇毒被吞噬得七七八八的时候,大家看到,魔树黑手全身被密密麻麻的根须所包裹着,这数之不尽的根须牢牢地包裹着魔树黑手的身躯的时候,它就像是一身的铠甲穿在了魔树黑手身上一样。

    正是这样的根须铠甲,挡住了赤煞君王那剧烈无比的蛇毒。

    当然,赤煞君王的蛇毒也不是吃素的,可剧毒无比之下,只见在“滋、滋、滋”的腐蚀声音之下,根须也被焚烧融化,但是,魔树黑手的根须生命力却是十分的惊人,那怕是被可怕的蛇毒焚烧融化了,但是,它们依然是充满了可怕的生命力,疯狂地生长。

    在蛇毒的侵蚀之下,这样的根须依然是一层又一层地生长出来,一层又一层地包裹着魔树黑手的身躯,可以说,在如此强大的根须之下,这使得魔树黑手彻底地抵抗住了赤煞君王那可怕的蛇毒了。

    “桀、桀、桀……”魔树黑手的根须挡住了赤煞君王的蛇毒之后,魔树黑手阴森森地说道:“赤煞小子,你看家本事也不过尔尔而已,该看我的了。”

    在这刹那之间,魔树黑手话一落下,听到“嗤、嗤、嗤”的破空之声响起,在这刹那之间,魔树黑手的亿万根须激射而出,在这一刻,天空乃是为之一黑,只见铺天盖地的根须激射而来,遮住了天空,锁住了大地,数之不尽的根须射击而来的时候,就好像是一个可怕的牢笼一样,瞬间要把赤煞君王封锁住。

    魔树黑手的根须激射而出,铺天盖地,可谓是大范围的攻击,单是这样的根须,可以把一个宗门世家给封锁住。

    “来得好——”面对魔树黑手如此铺天盖地射击而来的根须,赤煞君王狂笑一声,双手的板斧一旋,狂吼道:“旋风狂斧——”

    “轰、轰、轰”在这刹那之间,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,如同是暴风雨一样,只见赤煞君王连人带斧疯狂旋斩而出。

    在轰鸣声中,只见赤煞君王连人带斧化作了最可怕的利斧风暴,如同龙卷风一样横推而出,当龙卷风席卷而过的时候,便是摧朽拉枯,刹那之间把一切都摧毁,一切被卷入其中的东西都在这刹那之间被绞得粉碎。

    “喀嚓、喀嚓、喀嚓”的声音不绝于耳,在眨眼之间,激射而来的亿万根须瞬间被赤煞君王绞杀得粉碎

章节目录

帝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萧阳叶云舒只为原作者厌笔萧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厌笔萧生并收藏帝霸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