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三阳闻言嘴角微微翘起,背负双手,玉如意不紧不慢的敲打着脊背:“天后不必试探与我,我对帝王之位,毫不感兴趣!再说,眼前说陛下生死,未免太过于早了点。眼下要做的是稳住朝政,稳住四大天王与十大妖圣,否则一旦惹出乱子,妖庭分崩离析只在刹那之间。”

    一但四大天王十大妖圣自立,整个莽荒的瓜分,只在刹那之间。妖庭除了一个空荡荡的壳子,什么也得不到。

    “那该如何是好?我一妇道人家,孤儿寡母无所依靠,陛下生前与大法师最是亲密,还望大法师发发慈悲,助我孤儿寡母一臂之力!”宓妃闻言心神放松,连忙对着杨三阳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我受陛下所托,这妖庭是我与陛下共同的心血,岂容其毁于一旦?”杨三阳笃定道:“娘娘放心就是,眼下陛下生死尚未确定,招妖幡尚且在天宫中,四大天王与十大妖圣,就算有心,怕也不敢反叛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的功夫,就见门外走来一道人影,鲲鹏阴沉着脸,自大殿外走来,面孔上满是悲痛。

    只不过,不晓得为何,杨三阳总觉得鲲鹏这愁容,似乎是被憋的。

    “天后,陛下他……”鲲鹏的眸子里满是悲痛。

    听闻此言,宓妃双眸内流出一行泪水:“陛下如今生死不知,妖师且稍安勿躁,待诸神到来之后,在做详细商讨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妖师闻言认真的扫过杨三阳、宓妃、十位太子,然后不着痕迹的收回目光,低下头不语。

    杨三阳冷冷的看了鲲鹏一眼,背负双手站在凌霄宝殿最前方,闭上眼睛手中三宝如意不断敲打着后背。

    不多时,祖师领着灵台众人已经赶来,瞧着大殿中冷清的气氛,俱都是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随即,十大妖圣率领手下各大部落的高手纷纷而来。在之后是四大天王,以及四大帝朝的高手。

    不多时,冷清的凌霄宝殿,便已经有了人气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凌霄宝殿内一片死寂,唯有宓妃的啜涕声,当真是哀怨缠绵,叫人听了心碎肠断。

    “诸位,人都已经来的差不多了,可知如今陛下如何了?之前法则之海卷起那般暴乱,陛下不知所踪,诸位还需商量出个章程才可!”乾坤老祖缓缓开口,声音里道不尽的悲痛。

    “在场诸人,大法师神通本事最大,却不知陛下如今在何方?生死安危如何了!”鲲鹏接过话,一双眼睛看向杨三阳。

    此言落下,场中众人的目光俱都是齐刷刷的看向前方那道背影。杨三阳敲击后背的玉如意一顿,手掌缓缓攥紧,感受着手中烙印的温度,略作沉默,过了一会才道:“陛下自然是还活着!陛下已经压制了天道法则,压制了天眼,法则之海暴动,却也要不得其性命。”

    此言落下,凌霄宝殿内众人俱都是不由得心头一惊,摸不清杨三阳话语里的真伪。

    听了杨三阳的话,各路大罗真神俱都是心头泛起嘀咕:莫非太一当真没有死?

    此时场中气氛一片凝滞,杨三阳一口断定太一没有死,瞬间将众人心头所有话语、所有算盘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在天宫中,虽然没了太一,但那狗蛮子却还在啊!

    这狗蛮子绝对是妖庭中的定海神针!

    狗蛮子背后有四尊圣人,谁敢随意造次?

    宓妃瞳孔一缩,瞧着鸦雀无声的凌霄宝殿,不由得心头骇然:“好一个道果,竟然有这般威势,一言落下令群神不敢发声。”

    目光流转,宓妃看向了十大妖圣,目光交织汇聚,英招一步上前,行了一礼:

    “俗话说得好: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。如今陛下下落不知所踪,却也不知何时才能归来。我妖庭乃是一个整体,陛下不知所踪,群龙无首之下,迟早要出大问题,一旦有人拥兵自立,才是大麻烦!”

    “你待如何?”杨三阳没有回身,而是手中三宝如意敲了敲手心,那‘啪’‘啪’之声,似乎打在了人的心底,叫人心中忍不住为之震颤。

    “蛇无头不行,我等理应推举一人,执掌朝政,暂行权柄之事。宓妃乃是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乾坤老祖目光一闪,抢断了英招的话:“确实,蛇无头不行,大法师与陛下同生共死,荣辱与共,在妖庭中威严无双,我等愿意公推大法师为新妖帝,暂代陛下执掌朝廷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满朝诸公,若论威严、贡献,谁能及得上大法师?整个妖庭,可都是大法师相助陛下打下来的!”陷空老祖声音里满是昂然,似乎谁敢反驳,便要与谁拼命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,还不忘观察着宓妃表情。
<

章节目录

太上执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萧阳叶云舒只为原作者第九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第九天命并收藏太上执符最新章节